|   返回首页
今天是:
网站首页 > 在线咨询 > 回复信息查看
回复信息-查看
咨询标题:    对江西卫视拍案《老人倒地之谜》节目的投诉书
回单编号:     20181582526      [已审回复]
咨询分类:    在线咨询
投递姓名:     张秀娟
投递时间:     2018-10-30
投递内容:     投 诉 书 投诉人现就江西卫视2018年10月9日拍案节目出的《老人倒地之谜》提出投诉如下: 1.该节目内容完全抄袭了2018年8月3日中央电视台今日说法播出的《老人倒地之谜》节目,属侵犯著作权行为。该节目中的所有内容与2018年8月3日中央电视台今日说法播出的《老人倒地之谜》节目播出的内容完全相同,只是内容顺序进行重新编辑,主持人旁白略有删改,但节目片尾标明的制片人等与2018年8月3日中央电视台今日说法播出的《老人倒地之谜》节目完全不同。2018年8月3日今日说法播出的《老人倒地之谜》节目为中央电视台首播,中央电视台对其制作播出的节目享有著作权,未经中央电视台许可其他电视台不得转播。如果该节目是经中央电视台今日说法许可播出的,应当在节目中注明本节目内容的来源,因该节目中未特别标注节目内容来源,投诉人认为江西卫视并未取得中央电视台许可。江苏西电视台将中央电视台制作并首播的节目,经重新编辑后作为自行录制的节目播出,是剽窃中央电视台的作品,属侵权行为。 2.节目内容来源渠道无法解释清楚。如果该节目未经中央电视台许可,节目内容来源一定不是中央电视台提供给节目组,该节目组又没有派记者实地采访,那么节目中的所有内容是谁提供的呢?只有一种渠道就是常玲玲本人提供给节目组,这样的节目能保证其真实性吗?事实上,节目完全是为了常玲玲一方的单方报道,内容完全失实。 3. 2018年8月3日中央电视台今日说法播出的《老人倒地之谜》节目因为舆论导向、内容失实、前后矛盾等问题,投诉人已投诉至中宣部。近日,央视网,央视影音客户端,全面下线2018年8月3日中央电视台今日说法播出的《老人倒地之谜》这一节目,新浪微博中,大部分关于“今日说法+老人到底之谜”的讨论也被删除。2018年10月18日《法制晚报》以“被指碰瓷 老人向女司机索赔1元”为题对“常玲玲事件”进行了客观的报道,腾讯新闻、新浪主站新闻、网易新闻、搜狐网、环球网、中国小康网、澎湃新闻等十余家主流媒体向公众推送,本案的事实真相已经明了,老人倒地已不是谜。 江西卫视本期节目播出后,常玲玲利用佳木斯贴吧、实名微博恶意传播虚假消息,诽谤办案交警、二审法院、代理律师及投诉人的家人,严重影响了佳木斯市的城市形象。为此,投诉人希望相关部门查清节目内容的来源,消除对因失实报道造成的恶劣社会影响,给投诉人以明确答复。 后附:央视今日说法投诉书 投 诉 书 驻中央电视台纪检部门/中央电视台纪检部门: 现对2018年8月3日中央电视台一套今日说法栏目播出的《老人倒地之迷》节目及新闻记者孙铭菲的采编行为进行投诉,并提出质疑如下: 问题一 终审判决已经认定常玲玲驾车撞倒李桂芝的事实,老人倒地还是“谜”吗? 稍有法律常识的人都会懂得,二审判决是终审判决,未经法定程序撤销即为生效判决,生效判决当事人必须执行,这是司法权威的体现。节目篇尾引用了常玲玲与李桂芝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的二审法院判决结果,节目特邀嘉宾李明舜教授也表示法院判决的证据充分、没有问题,说明节目组明知常玲玲撞倒李桂芝老人已成定论,还以“老人倒地之迷”为标题,否定两审法院的判决,以主流媒体的舆论优势评判判决结果的“不公”,为常玲玲鸣冤叫屈,与常玲玲共同质疑司法公信力,挑战司法权威,对审判机关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节目的导向体现的是正能量吗? 已为生效的民事判决书确认了的事实,还能成为“迷”吗?如果能成为“迷”,那么采编节目的新闻记者孙铭菲期待的“迷底”又将是什么呢? 问题二 为何将不利于常玲玲的视频资料全部删除,节目中李学军律师何以变成了“王先生”? 节目开篇就为常玲玲贴上了好人的标签,而两审法院认定常玲玲构成侵犯名誉权所依据的常玲玲在公共场所诋毁中国人及中国老人的负面言论在节目中却没有体现,而对老人有利的内容全部予以删除,以致观众在节目中看到法院判决常玲玲构成侵犯名誉权的内容时,质疑为什么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法院会判决被告常玲玲侵犯名誉权。 节目中,李学军律师被冠以“王先生”的称谓,而其他当事人均没有采用化名,导致网友误认为李学军律师接受 了采访而不敢以真名面对公众,成为网络攻击李学军律师的口实。常玲玲的丈夫(佳木斯海关的主任科员文松)在事故现场骂人的污言秽语被不明真相的公众错误地稼接到李学军律师名下,公众误以为是李学军律师在现场辱骂常玲玲一方,节目完全颠倒了黑白,已成为常玲玲公器私用、继续污蔑受害人李桂芝及家人的舆论工具。 问题三 老人家属已明确表示拒绝接受采访,节目为何还表述为“电话采访”? 今日说法记者孙铭菲来黑龙江省佳木斯市采访本案时,与李桂芝老人的代理律师李学军(老人家属)通电话,表明拟就常玲玲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采访代理人。李学军律师明确表示:“不接受采访、不参与炒作、不同意播出”,而节目却剪辑为老人家属“王先生”接受了电话采访。记者孙铭菲之所以这样歪曲事实,是为了掩盖节目只是为常玲玲一人所作的单方报道,这样的报道能体现媒体的公正性吗? 问题四 常玲玲自行录制和剪辑的视频为何能成为常玲玲没撞人的证据? 节目中播出的“卖鱼大姐”的证言是常玲玲(其本人亦为新闻记者)采访和录制后,将其诱导性的语言删除经剪辑而形成的,且视频中的脸上打马赛克的戴白色帽子的“证人”是当日上午9时05分出现在事故现场的,常玲玲撞倒老人是在早上8点20分左右,事故发生时这个人并不在现场。显然,这是一份由常玲玲伪造的证据。该证据已在一审法院庭审时提交法庭,法院判决未认定该证据的效力。一份未被人民法院采信的证据,为何在节目中能成为证明常玲玲没有撞人的证据? 问题五 法医师如何鉴定声像资料? 节目中,北京公大圣龙专家辅助人中心主任法医师张继宗接受记者孙铭菲的采访,并对涉案声像资料进行分析说明。令人啼笑皆非的是,本案是民事诉讼,张继宗竟然以刑事诉讼法作为出具“专家意见书”的法律依据。张继宗是法医师,没有资质作声像司法鉴定,今日说法作为法制节目的专业性如何体现?难道对争议如此明显的节目不需要进行合法性审查? 问题六 专家辅助人意见何以成为司法鉴定意见? 浙江迪安司法鉴定中心具备出具司法鉴定意见的资质, 而北京公大圣龙专家辅助人中心不具备司法鉴定机构资质,出具的“专家意见”不是民事诉讼法规定的证据,不具备证明能力。节目混淆了司法鉴定机构与“专家辅助人中心”的区别,将北京公大圣龙专家辅助人中心出具的“专家意见”称为“鉴定意见”,误导观众认同北京公大圣龙专家辅助人中心出具的“专家意见”的效力,为常玲玲混淆视听创造了先决条件。 记者能采访出具“专家意见”的北京公大圣龙专家辅助人中心主任法医师张继宗,为何不去采访一下出具司法鉴定书且司法鉴定书已为生效的民事判决书确认具有证据效力的浙江迪安司法鉴定中心?对生效的民事判决书确认不具有证据效力的北京公大圣龙专家辅助人中心的“专家意见”的炮制者之一的主任法医师张继宗进行如此片面和有倾向性采访,难道今日说法栏目在节目采编后及播出前还不足以预见一定会发生混淆视听的后果?难道今日说法栏目对其采编人员制作的节目在播出前不进行审查? 问题七 “扭伤”何以成为主任法医师的结论性意见 节目中,北京公大圣龙专家辅助人中心主任法医师张继宗在接受采访时称,受害人李桂芝腿部所受伤害不是“撞伤”,而是“脚踝扭伤”(25:10至25:29)。张继宗等法医师从未见过受害人李桂芝,既未听到李桂芝的主诉,也未对李桂芝进行查体,怎么能得出李桂芝所受的伤害为“扭伤”的结论呢?更何况,佳木斯市中医院对李桂芝的诊断结论为“软组织损伤”。“扭伤”不是法医学用语,却在节目中出自北京公大圣龙专家辅助人中心主任法医师张继宗之口,不免让医学及法医学专业人员贻笑大方。 问题八 “骂娘话”为何也能在中央电视台的节目中播出 节目中,常玲玲的丈夫文松,破口大骂受害人的女婿、投诉人的丈夫李学军律师:“你妈×的,你是不是个人!我×你妈的!(7:24至7:27)” 中央电视台的节目中出现这样的污言秽语,为投诉人平生第一次所见,相信以后也不会再见到,堪称空前绝后。今日说法栏目及新闻记者孙铭菲为中央电视台开创了播发“骂娘话”的先河。《老人倒地之迷》节目如此粗制滥造,可见一斑。 问题九 为何无视两审法院的庭审直播而只选取常玲玲一方之言? 虽然李桂芝的代理律师李学军拒绝接受采访,但孙铭菲仍有多方渠道了解事实真相。本案两审法院的三次庭审均进行了网络直播, 面向全社会公开,孙铭菲只要浏览一下庭审直播就能了解案件的真相。因受害人一方不接受采访就只为常玲玲一方发声,似乎不能成为节目严重失实的理由。 两审法院的三次庭审直播可以证明,常玲玲在节目中陈述的主要内容均为谎言。 问题十 为何将记者孙铭菲自行采集的视频标注为“法院提供”? 节目剪取了一审法院庭审的视频资料,标注为“法院提供资料”,使公众误以为法院接受了孙铭菲的采访,但事实上,两级法院均未接受孙铭菲的采访,也没有为节目提供庭审资料。那么,节目中的视频资料是由哪个法院提供的呢? 问题十一 关于本案的诉讼进程为何前后表述不一致? 节目在先表述为案件正在二审程序中,节目篇尾却表述为二审法院的判决结果已经作出,常玲玲表示要继续申诉。投诉人质疑,为何前后表述自相矛盾? 特别强调,节目特邀嘉宾李明舜教授接受采访,发生在一审判决作出后二审程序尚未启动的时间段。当时一审判决尚未生效,常玲玲尚未提出上诉。李明舜教授在表明法院判决(指一审判决)证据充分、没有问题的同时,也曾表示“她(常玲玲)认为那录像的鉴定不准确,她可以申请法院重新鉴定,如果能找到认定书(因)她是受胁迫或受欺骗(签署的证据),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26:30至26:58) 李明舜教授在一审判决尚未生效时,就得出一审判决没有问题的结论,就专业水准而言,他的判断是准确的。 李明舜教授所说的可“申请法院重新鉴定”、“如果能找到认定书(因)她是受胁迫或受欺骗(签署的证据)”,是指在即将发生的二审程序之中。可是,二审程序中常玲玲因明知司法鉴定无法推翻,故没有申请重新鉴定,也没有提供相关的有效证据。现一审判决已经生效,常玲玲已完全丧失申请重新鉴定和提供相关证据的诉讼权利。 需要说明,即使节目在二审程序发生前完成采编,二审判决确认本案事实后采编人员孙铭菲也应对节目进行相应调整,而孙铭菲明知二审判决已经作出,却不对节目进行调整,执意播出,分明是在包庇和支持常玲玲的违法行为。 问题十二 选取常玲玲居家的镜头要说明什么? 本起案件从发生到节目播出已七个月之久,两审法院三次庭审的网上直播长达十四小时,有足够的新闻素材可以选取,而节目却偏偏选取了常玲玲家居的镜头,常玲玲出镜出镜时笑容可掬,并更换了多套服装,不知是为了说明常玲玲生活幸福,还是为了证明常玲玲与记者孙铭菲私交甚好,可以到家里采访? 2018年8月3日节目播出后,常玲玲借《老人倒地之迷》编造各种谎言在网络上疯狂炒作,利用网络水军攻击、谩骂人民法院、公安机关、办案交警、老人家属和代理律师,负面信息海量传播。佳木斯市中级人民法院官方微博遭到网络水军的攻击。节目显然已成为常玲玲宣泄对社会不满、发泄一己私欲的工具。《老人倒地之迷》给东北地区、黑龙江省及佳木斯市的司法机关的公信力造成了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常玲玲事件”已从一起普通的民事争议转化为一起政治事件,对此,本期节目难辞其咎。 央视作为主流媒体,有极高的舆论优势和公信力,深受全国人民的信赖,但《老人倒地之迷》的播出,让投诉人对节目的专业性和公正性产生质疑。记者孙铭菲来佳木斯市采访本案,在采访前与李学军律师沟通时就表现出明显的倾向性,比如称“这个案件具有政治属性,听说你在当地很‘厉害’”;在还没来得及全面了解本案事实的情况下,就迫不急待地宣称,“我们采访到了事件的‘责任人’(指办案交警王晓楠)”,这样先入为主的采访还能够客观公正吗? “常玲玲事件”使投诉人及家庭受到了极大伤害,投诉人年近八十的母亲李桂芝因受精神打击住进医院,受害人李桂芝、投诉人和投诉人丈夫李学军律师受到常玲玲实名微博、网络水军的围攻和谩骂,全家人的正常生活受到极大干扰。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希望通过正常途径和程序解决节目存在的问题,更不希望让全国人民喜爱的今日说法栏目和记者孙铭菲也像我们一样遭受网络暴力的攻击。为此,投诉人将上述问题反映给纪检部门,希望中央电视台能给予合理的解释;如果中央电视台不能给予合理的解释,也希望中央电视台能妥善处理节目中存在的问题,并对采编节目的新闻记者孙铭菲进行处分。 投诉人张秀娟(受害人李桂芝的女儿)签字: 联系电话:13803653569
回复情况:     您好,您投诉的问题并不在我局职权范围内,请向省级主管部门咨询投诉,请谅解。
回复时间:    2018-11-05
在线咨询
回复查询
信息编号
信息分类